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ji630203525700水上人

 
 
 

日志

 
 
关于我

平平安安才是真,快快乐乐最幸福,知足常乐心情好,知书达礼已满足,笑看人生留念啥,都是过眼烟云雾,紧跟时代向前看,学习学习再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2016-01-17 15:4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本人头条号“张生全精彩历史”发了一篇《谁杀死了岳飞?宋高宗?秦桧?不,岳飞是它杀死的!》(http://toutiao.com/i6239498251884560898/), 引起了读者的热烈讨论,评论近800个。这些评论基本上我都读了,喷的多,而且都是怒气冲冲的。这让我发现,民族英雄、精忠报国的岳飞,可以称得上是中华 民族的一根标杆,是每个有血性的中国人灵魂的一个痛点,轻易是不能触碰的。轻轻一碰,那些血淋淋热辣辣的东西就会铺天盖地飞扑而下!

不过,作为一个严谨的宋史研究爱好者,我只想告诉大家,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绝对没有贬低我们民族英雄的想法,但是研究历史,并不是快意恩仇。借古喻今,惩鉴未来,这是我们的责任!

如果你也是有这份担当和责任的,请首先把文章看完!谢谢!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上文请见:http://toutiao.com/i6239498251884560898/

岳飞之所以为宋高宗所不容,一定要杀之而后快,咱们没法准确猜到高宗是怎么的黑暗心理,但是岳飞所做的几件事,一定引起了高宗巨大的猜疑的。而这几件事,却正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赤心忠诚的体现。
早期,岳飞在给高宗的上奏,以及他在发表演讲,激励众将士奋勇杀敌中,多次提到“迎还二圣”之话。岳飞这样说,正是他忠君报国,性格慷慨之所 在。作为深受儒学教育的他,还有什么比皇帝被别国俘虏去更让他感到耻辱的呢?但是普遍认为,正是这句话,犯了高宗的大忌。如果二帝迎回来了,高宗如何自 处?
岳飞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到了后来,他不再提“迎还二圣”这样的话了。绍兴七年(1137年)春,岳飞在给高宗的上表《乞出师札子》中是这样说的:“异时迎还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奉邀天眷归国,使宗庙再安,万姓同欢,陛下高枕无北顾忧,臣之志愿毕矣。”他说的是迎回徽宗的棺材,钦宗虽没死,但只是作为“天眷”之类了。

但是,岳飞随即又犯了高宗的另一个大忌。也就是在绍兴七年(1137年)九月,高宗召岳飞进皇宫面圣。期间,高宗对岳飞大加赞赏,说了一些勉励的话。岳飞一激动,便劝高宗早点确立太子。高宗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直截了当呵斥岳飞:“你虽然出于忠心。但是手握重兵在外,你怎么能干预这样的事呢?”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如果放在皇权社会来看,岳飞这话是真的不太恰当。皇位的继承,一直是一个非常敏感严肃的事情。谁要提这个事情,皇帝一准怀疑他有什么企图?是不 是有擅权或者造反的野心。而对于手握重兵的武将来说,这样的话更是提都不该提。因为重兵在握,那会让皇帝产生一种要挟的感觉。要是提了,皇帝会更加怀疑。
这还是对一般的皇帝而言,对高宗,这话更不该提。为什么呢?因为高宗在靖康之变中惊吓过度,失去生殖能力,一直膝下无子。他虽然把宋太祖七世孙赵瑗引为养子,但还没打定主意传位于他。岳飞在这时候提起来,不但有干预皇位继承的嫌疑,而且还在揭高宗的伤疤,高宗如何高兴。
但奇怪的是,岳飞受了训斥,似乎并没有引起重视,在下一份密奏中,他又再一次提到立赵瑗为太子的事,希望高宗尽快确定其名分,以免引起动荡。

有人说,岳飞第二次提立太子,让高宗彻底动了要杀岳飞的念头。这话对不对,咱们在下文中还将做分析。这里想先说一说岳飞。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咱们知道,岳飞是从来就没想过要造反的,如果他想造反,他也不至于被高宗杀害。但既然没想过造反,为什么要反复提起立太子的事而让高宗猜疑呢?

其实,这确实是岳飞忠心的体现。岳飞再不提“迎还二圣”的时候,可以看出他已是一心一意忠诚于高宗了。正因为 忠诚于高宗,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高宗着想的。徽宗虽死了,但钦宗还在。在战争期间,金国不断派使者威胁高宗,如果高宗不同意撤兵,还要一味打下去, 那么他们将把钦宗立为皇帝,把钦宗的儿子立为太子。钦宗原本是正牌天子,假设金人继续让他当皇帝,让他的儿子当了皇位继承人,那么自立为帝的高宗,偏安江 左的南宋小王朝,都是非常尴尬的。所以高宗非常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岳飞在这时候之所以让高宗立太子,一方面,有了太子,国家就有了希望,人心就能安 定。再一方面,赵瑗是宋太祖的七世孙,赵瑗当皇帝,便意味着皇位又将回到宋太祖这一支正脉上来。北宋的皇位一直在宋太宗那一支上传承,本来人们就已经腹诽 不少,猜疑不少。假设现在皇位能回到宋太祖这一支上,可以说天随人愿,即便金人让钦宗重新当皇帝,在民间百姓心中也绝不会把他当作正出,何况他还被俘多 年,还是金国的傀儡皇帝。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不过,这第二个理由,岳飞是不能对高宗说的,对高宗说了,将更加触动高宗那根祖宗传下来的脆弱的敏感的神经——宋太宗的皇位是从宋太宗那么窃取来的。
这根神经确实异常敏感脆弱。宋太宗怕人议论,搞重文抑武,让整个朝廷的发展进入了积弱的轨道;宋真宗怕人议论,搞封禅神道,再给赵氏王朝蒙上一 层虚弱的泡沫般的幻影;宋仁宗继位,也还拿了很多时间来适应,才让自己这皇帝当得更加从容一些。岳飞要是拨动了高宗那根神经,高宗发怒把自己杀掉尚在其 次,如果高宗因此不要赵瑗做养子,从宋太宗宗室里另寻一人出来,那不是就破不了金人的阴谋,只能由其摆布吗?

可见,性格豪爽的岳飞,真真憋杀了他一片赤诚坦荡之心!而高宗又不是仁宗、神宗那样仁厚宽明的君主,完全没有 那样的气度。就拿岳飞辞职这件事来说,在宋代大臣中,喜欢辞职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岳飞不是第一个,根本算不得岳飞的什么性格缺陷。如果自己的主张得不到 皇帝的重用,就辞职归隐。王安石这样干过,司马光、范仲淹、欧阳修等人都这样干过,这已经成为宋代大臣性格上的一种“集体无意识”。但岳飞辞职,他享受到 的“待遇”却和前几位截然不同。王安石辞就辞了,宋神宗并没有责怪他,必要时还让他再相。即便不再相,神宗对他也相当尊敬,很多大事情都会去请教他。范仲 淹三次辞职,离京后,同仁拱手祝贺他“愈加光耀了!”这话绝对是被仁宗听到了,但仁宗并没有因此生气,把范仲淹往死里贬,杀范仲淹的头。后来还提拔他,支 持他搞庆历新政。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就算岳飞性格有缺陷,得罪了高宗,似乎也不构成高宗杀岳飞的充足理由呀。毕竟祖上立了誓碑在那儿,不准擅杀士大夫。这个碑以前还蒙着,只有继位 的皇帝才有权看到,但靖康之难后,这个碑就公诸于天下了,而且宋徽宗还怕高宗不知道,找曹勋把碑文的内容告诉了高宗的。高宗没有理由既违逆祖上遗训又冒天 下之大不韪杀岳飞吧?
岳飞虽然两次在高宗面前提起立太子的事情,但连高宗也看出来了,岳飞并无异志,并非想弄权,而是出于忠心。只不过脑袋有点拧,一根筋罢了。当岳 飞第一次提出“立太子”的时候,高宗就曾说“你虽出于忠心……”这样的话,可见高宗对岳飞的性格是摸得很透的。第二次岳飞又说,这更表明岳飞是出于忠心 的。在高宗之前的宋代,有过多次臣子为了奏一事,被皇帝拒绝后,又接着上奏,最后竟至于成功的例子,包括赵普、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都曾这样做过,岳飞 其实也是这个传统。因此,高宗既然明白岳飞的忠心,他便断乎没有杀他的道理。

岳飞于绍兴十一年(1141年)一月被封为枢密副使后,实际上已经被解除兵权,不能统兵了,为什么这一年的十月还要把岳飞下狱呢?这时候岳飞真要造反,也没有造反的条件了呀!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那么,高宗杀岳飞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除了高宗外,还有一个人也是杀岳飞的罪魁祸首,他就是宰相秦桧。
秦桧作为奸臣,这已经成为历史公论,从南宋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到元代脱脱的《宋史》,到清代毕沅的《续资治通鉴》,都是这么记载的。不过,自古以来,却也有非常多的文章为他翻案,尤其是现代,有的学者甚至评价秦桧是忠臣,是贤相、南宋中兴大臣。
他们认为,靖康元年(1126年),金人入侵的时候,曾要求徽宗割地求和,徽宗把此事交予大臣投票裁决,当时有七十人同意割地,作为殿中侍御史、左司谏的秦桧是反对的三十六人之一。靖康二年(1127年), 徽宗、钦宗被俘后,金人为避免宋人过激的反抗,想把张邦昌立为帝,作为缓冲。秦桧坚决反对,认为张邦昌“专事宴游,党附权奸,蠹国乱政,社稷倾危实由邦 昌。”留守王时雍拿着刀逼众大臣在金人立张邦昌为帝的委任状上签字,众人都不敢反抗,只有秦桧坚决不签。金人生气了,才把秦桧和徽、钦两帝一起带到北方。 也就是说,早期的秦桧是坚决支持抗战以及维护赵氏王朝的,他的赤胆忠心与岳飞相比,毫不逊色。

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秦桧从金国逃回后,力主 求和,深得高宗赏识,认为秦桧“忠朴过人”,高兴地说:“又得一佳士也。”不久就升他为宰相,主持和议大计。力挺秦桧的人认为,南宋军事实力明显弱于金 人,如果不求和,一味打下去,南宋偏安王朝早就被灭了。秦桧两次为相,前后长达十九年,为稳定南宋政治局面,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严厉批驳这种说法,他们认为秦桧不但是奸臣,还是金国的奸细。证据是,当初秦桧虽然反对立张邦昌为帝,但他写信给金副元帅 粘罕说,宋朝建立己经一百多年,如果一定要立张邦昌为帝,最后还是要垮台的;不如恢复钦宗的帝位,这对金国人也有利。这明显已经是投敌的嘴脸。后来金人之 所以把秦桧与徽、钦二帝一起带走,是因为看出了秦桧是一个充当奸细的好苗子。而建炎四年(1130年) 秦桧逃回也很可疑,当时他是被金将挞懒作为随行人员带在身边的,怎么可能轻易逃跑?回来以后,就改变之前抗战的主张,一意求和。这样的大转变,只有奸细才 干得出来。金国的使者对南宋说,要和谈,有两个条件必须满足:一是杀岳飞,二是不准随意免秦桧宰相之职——这还不能说明秦桧是奸细吗?
支持秦桧的人则又说,秦桧给粘罕写信,那是一种策略,正是秦桧作为好的政治家处事灵活之所在,他并没有出卖自己的国家。如果说秦桧逃回来是挞懒 放回南宋的内奸,那更没道理,北宋的时候,秦桧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台谏官,到金国后什么都不是了,难道那时候挞懒就已经知道秦桧会受到高宗的赏识,当上宰相 而主持求和大计。秦桧从主战到主和的转变,并不是奸细所为,而是根据不同的时事做出的不同应对策略而已,这正是一个贤相的最好表现。金国人提出杀岳飞保秦 桧的要求,那是从金国的利益出发的,与秦桧何干?如果高宗真怀疑秦桧是奸细,“保秦桧”正可以作为杀秦桧的最好的理由。
在这里,咱们不想讨论秦桧是忠臣还是奸臣的问题,也不想讨论他是不是金国奸细。因为在极权社会,忠奸的标准是很尴尬的。很多时候,忠臣与皇权的 意志是一致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很可能秦桧是忠臣而岳飞反而是奸臣。因为岳飞忠于的不是“君”,而是“国”。他背上刺的“尽忠报国”四字,落脚是在“国” 上的。而秦桧,则一心帮助高宗实现求和息兵的梦想,对于高宗来说,他是大大的忠臣。
奸细的说法也有些不太准确,因为秦桧确实帮金国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他似乎并没有从金国那里得到什么好处,而是在“主和”中得到好处,不大符合奸细的那些特质。而且所谓奸细说,还是一场道德审判,道德审判与历史评价是不应该画上等号的。

如果把秦桧用咱们前面讨论过的“风派人物”来读,却是比较有意思的。在徽、钦二帝的时候,秦桧主战,那是当时 的主流意识是主战的,两帝也是不同程度有主战的要求。回南宋后,他极力主和,一方面是高宗始终倡导主和,另一方面是金国也在寻求利益最大化的和谈。他主 和,他杀岳飞,既可以得到高宗的欣赏,还能得到金国的支持,他觉得这是他唯一正确的选择。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再者,秦桧杀岳飞,也有出于考虑自身的需要。他怕岳飞威胁他的宰相之位。虽然岳飞不过是一个枢密副使,但由于他影响巨大,成为宰相的可能性是很 大的。比如仁宗时期的范仲淹,由于守边有功,被仁宗任命为枢密副使后,又被任命为参知政事,主持庆历新政,这是有先例的。虽然岳飞的抗战主张极不得高宗认 可,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万一高宗改变了主意呢?万一高宗去世了呢?作为风派人物,他的鼻子对风向是相当敏感的。杀之以绝后患,这也是他觉得唯一正确的选 择。
不过,秦桧似乎也明白杀岳飞虽然能让自己利益最大化,但大约一定会被千秋唾骂吧,所以他在很多地方,有意无意地,都在向别人暗示这不是他的主意。当岳飞的主审官何铸认为岳案证据不足,不能冤枉岳飞而禀告秦桧时。秦桧对他说:“此上意也!”
当已被解职的韩世忠就岳飞之事质问秦桧时,秦桧又说:“其事体莫须有。”韩世忠愤怒地骂道:“相公,‘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莫须有”三个字,成为秦桧的千古骂名。什么叫“莫须有”?一般的理解是“不需要有”,李敖的解释是“难道没有吗?”为什么不需要有呢?还是那 句话,此上意也!上让你死,你不得不死。当然,这不是直接说出来的,是让韩世忠去猜测的。秦桧一定认为韩世忠能够猜测出来,才没有进一步解释。如果猜不出 来,秦桧就只能背黑锅,他不能把话说得太透。李敖的解释,则是秦桧态度傲慢,不屑于辩解,直接就把黑锅拎过来背在背上。作为风派人物的秦桧,不应该是李敖 说的那个说话态度。

从这里可以看出,秦桧虽然不是杀岳飞的最终决定力量,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获得千古骂名,也是不为过的。

“精忠”岳飞,是民族标杆,是灵魂痛点!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回到最先的话题,高宗为什么要杀岳飞?
是抑制武将,避免武将做大造成藩镇割据的祖训吗?是岳飞多次得罪了高宗让高宗起了杀心吗?是高宗怕岳飞迎还钦宗造成自己皇位不保吗?是金国以杀岳飞作为和议条件相要挟吗?是秦桧等奸臣推波助澜促成高宗动粗吗?
这其实是些可笑的问题,因为咱们都是从常态常理的角度来考虑而发问,从现代人性人伦的基本尺度来衡量历史事件的。宋朝曾有过的对大臣的宽容,对 大臣极少的尊重,让我们忘记了它其实也是一个极权社会。作为极权社会,皇权至高无上,当皇帝想杀一个人的时候,还需要充足的理由吗?而皇帝之所以要杀人, 又需要有多少周到的思考?当他不想天天忧愁打仗的事,而希望过花天酒地的舒心日子的时候,一切所谓理想、仇恨、江山、民众,都可以掸灰尘一样被他轻轻掸 掉。割地、纳贡、称臣,这些都是稀松平常的事,不影响他有豪庭万间嫔妃三千的极致享受。
他和他老子徽宗一样,也是一个书法家。这天早上,他告诉内侍,在御花园里铺开纸笔,他要练字了。内侍说,满朝文武正在堂上等他出朝呢,不上朝,怎么向大家解释?高宗轻轻一笑说:“莫须有……”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