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ji630203525700水上人

 
 
 

日志

 
 
关于我

平平安安才是真,快快乐乐最幸福,知足常乐心情好,知书达礼已满足,笑看人生留念啥,都是过眼烟云雾,紧跟时代向前看,学习学习再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首次!国际刑事法院或起诉美战争罪行  

2016-11-10 17:2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10月31日报道,国际刑事法院(ICC)正准备调查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而美国也卷入其中。国际刑事法院有可能起诉美军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而这次调查不但是国际刑事法庭,也是国际司法第一次对美国人展开调查。

驻阿富汗美军(来源:外交政策)

曾抵制国际刑事法院

长期以来,国际刑事法院和美国一直是一对“冤家”。国际刑事法院是根据2002年7月1号开始生效的《罗马国际刑事法院规约》成立的,对犯有种族屠杀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侵略罪的个人进行起诉和审判的法院。权限只限于审判个人,而且仅对规约生效后的前述四种国际罪行有管辖权,实际上暂时还不能对侵略罪行使管辖权。

但美国不仅公然退出条约,抵制国际刑事法庭,而且在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之前,一直威胁说,如果美国人不获得法庭豁免起诉,将不再参与联合国的维持和平任务。

布什政府甚至扬言,法庭“侵犯了美国的主权”,也可能被“无赖国家”利用,加害海外美国人。

美国国务院也曾声称,美国同以色列一道,强烈谴责国际刑事法院决定对以色列有可能犯下了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战争罪展开初步查证。

美国因为不能推翻法庭的成立,所以希望一点一点地削弱其能力,使它不能运作。然而,美国还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国际刑事法院可就反人道战争罪行,追究个人的刑事责任,条例还点明,就算某国没有加入条约,如果该国公民在一个已加入条约的国家犯了反人道罪,当地人也可寻求国际刑事法庭介入检控他们,因此,美国虽然退出了条约,但美国人还是有可能被起诉。

调查美国

据外交政策网站10月31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设在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正准备全面调查在阿富汗发生的战争罪行和反人类罪行, 美国也深陷其中。这是国际刑事法院第一次正式调查美国,华盛顿方面很可能采取措施反制,届时可能很难收场。

据多个消息源透露,首席检察官法图·本索达(Fatou Bensouda)在未来几周内将启动调查,时间应该晚于美国总统大选,但会早于年底美方人员来海牙交涉调查事宜之前。

首席检察官法图·本索达(Fatou Bensouda)(资料图)

此前,检察官办公室反复呼吁重视2003-2005年间美国人对拘留者的虐待。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国际刑事法院指出,“犯罪手段特别残暴,灭绝人性”。本索达或许还将深入调查一起美军对阿富汗昆都士一个“医生无国界”组织设施的攻击,该次袭击导致数十人死亡。

但即使调查启动,也很难将美国人送上审判台,这需要掌握比手头现有资料多得多的证据。国际刑事法院既没有掌握人证,也没有录取证词,或者收集法医学证据,这项工作将任重而道远。

据称美国曾将一些世界各地的刑拘犯带到阿富汗,所以如果要起诉美国的战争罪行,本索达必须证明阿富汗境内的冲突和美国刑拘政策之间的关系。而且,检察官还必须确定美国无法通过其国内的司法程序来解除对其滥用酷刑的指控。

奥巴马慰问驻阿富汗美军(来源:全球调查)

如今检察官准备进行调查说明奥马巴政府遭遇了重大挫折。奥巴马政府多次劝阻国际刑事法院在阿富汗的调查,更避免国际刑事法院提及美国在阿富汗的罪行。一位熟知内情的美国官员声称,检察官们似乎已经决定要调查美国的战争罪行,“美国的话他们会听一听,但是不会改变主意。”

美国和国际刑事法院的关系在小布什任内相当恶劣,但今年有所改善。尽管美国立法机构仍禁止直接给国际刑事法院提供资金,但美国官员曾协助国际刑事法院引渡一些被告,也提供过其它一些帮助。此次全面调查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将给下一届美国政府制造难题。本次大选热门候选人希拉里在国务卿任期内曾表示对美国没有加入国际刑事法院而感到遗憾,但也没明确表态支持美国加入这个组织。

美国坚持认为不加入国际刑事法院,那它就无权审判美国人。2002年,一名美国国务院的高级官员曾警告国际刑事法院,他称“审判未曾加入国际刑事法院的国家的公民意味着侵犯美国的主权”。但这种观点在国际司法界应者寥寥。伦敦大学一位名叫凯文·乔恩·海勒(Kevin Jon Heller)的法律专家表示,“如果一名美国人会因为在某国犯罪而在该国被起诉,那也意味着其它国家的政府可以向国际法庭派出司法代表伸张正义。” 至少美国从未承认过其它国家在美国的治外法权。

在奥巴马任期内,美国对于国际刑事法院的法律权限的解读变得更加不清晰。斯蒂芬·拉普(Stephen Rapp)是美国调查战争罪行的巡回大使,他在2014年说,国际刑事法院对非会员国国民的起诉不应是纠结政策是否允许,而应变成一种美国人默认国际刑事法院的拥有司法权限的模式。Stephen Rapp已经离开政府,近期对一场哈佛大学的会议的评论中,他表示,美国有关国际刑事法院没有司法权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同时,美国政府内部对于调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罪行仍在辩论,特别是五角大楼认为此例一开,后患无穷。

困难重重

这些发生在阿富汗的罪行已经年累月,要调查取证更是难上加难。而因为没有国际刑事法院的成员国向法庭提交过有关阿富汗情况的线索,本索达将需要三人法官小组授权批准才能进行调查。国际刑事法院早前批准了三位检察官前三次调查请求(分别是在肯尼亚、科特迪瓦和格鲁吉亚),但法官们可能需要数月的时间考虑,并且作出授权调查之前可能会要求检察官们提供更为详尽的信息。

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来源:全球调查)

尽管这次调查使美国受挫,但检察官调查的重点将集中在阿富汗的反政府武装,包括塔利班武装组织。据联合国估计,自2009年以来超过20000名平民死亡,其中大部分为叛乱分子所杀。对叛乱分子罪行进行调查并明确犯罪分子的责任将考验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能力。

这些调查同时也给国际刑事法院带来许多政治问题。阿富汗政府认为赦免是和反政府武装达成停火协议的重要工具。在2007年,阿富汗议会立法赦免放下武器的叛乱武装分子。今年9月,阿富汗政府和伊斯兰宗教领袖古勒卜丁·希克马蒂亚尔 (Gulbuddin Hekmatyar)签署协议,政府承诺及对过往行动既往不咎,而后者承诺停止武装反抗政府。

并且,国际形势法院早前的报告曾将因暴行被指控的阿富汗政府也列入初始调查行列。在去年的报告里,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们罗列了大量的阿富汗政府军的罪行,包括虐待和折磨数以千的囚犯。考虑到这些复杂的因素,阿富汗官员或许不会欢迎调查,而更可能只对国际刑事法院提供有限的支持。

国际刑事法院有关阿富汗的调查行动可能和包括南非在内的一些非洲国家要退出国际刑事法院有关。非洲官员指责国际刑事法院无法对非洲之外的国家进行调查,而这次对阿富汗的调查,美国正好也牵涉在内,这正可以扭转成员国离心的趋势。但没有证据显示,非洲国家的退出影响了本索达对阿富汗的调查。

当本索达最终开启阿富汗这件案子的调查时,她会发现这桩案子可能是她经手过最难查的案子,无论是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还是政治上的挑战。国际刑事法庭可能是想在非洲之外的地方一试身手,但可能正通往关山重重的险途。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