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ji630203525700水上人

 
 
 

日志

 
 
关于我

平平安安才是真,快快乐乐最幸福,知足常乐心情好,知书达礼已满足,笑看人生留念啥,都是过眼烟云雾,紧跟时代向前看,学习学习再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人民币国际化:中美争霸的大结局  

2016-12-31 09:5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民币国际化:中美争霸的大结局 - 超人 - xji630203525700水上人

一、别了,弗里德曼


费里德曼和他的货币学派经济认为,是先有货币行为,然后再有经济现象。所有的经济活动,都可以理解为货币现象,并认为货币可以自行创造需求。事实上,并非如此,他把因果关系弄反了。现实中,是先有经济活动,然后再有货币现象。


央行是一个经济体的心脏,它的作用是向经济组织和器官供血,商业银行则是血管,整个银行系统的资产负债表,就是一个经济体的动脉和经脉血液循环系统。弗里德曼的错误在于,把一个经济体的心脏当成了一个经济体的大脑。


一个经济体真正的大脑是政府,而不是心脏。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因为憎恶政府,所以把心脏的地位继续升格,用心脏取代大脑的作用。让心脏决定给谁供血,不给谁供血。因为大脑缺席,货币扩张的时候,是盲目而浪费的漫灌,货币收缩的时候,又是普遍的饥荒和干旱。


胳膊要去拎一桶水,大腿要去奔跑。正常的流程是,大脑发送指令,然后心脏给胳膊和腿供血。但是在货币主义学派中,大脑是不存在的,这个经济学理论主张,心脏只要把血泵出去,其他的就不用管了,胳膊自己会产生去拎水的指令,腿自己会产生去奔跑的意志和冲动。货币主义,就是这样一种没有大脑的经济学思想。


货币的本质,对于经济体来说,就是血液。金融的本质,是让血液流通,血太多或者凝滞的地方,效率低下,需要减少供血和进行疏通。血太少的地方,也会造成效率低下,要多融通过来一些。而调节哪里多,哪里少的,并不是由心脏来做这个事情,而是要由大脑来做这个事情。


货币学派弄反了经济活动和货币活动的因果关系,错把心脏当成了大脑,那么就会进一步的产生更加迷信的推论。这个迷信是,货币扩张,等同于经济效率的扩张。货币的收缩,可以整肃经济活动中的低效率部分。


这个无脑经济学,对美国经济产生了严重的破坏性。2000年后的全球化大跃进中,全球经济一体化,形成了金融资本,要素资本,人力资本的大分工。在这个过程中,美国金融资本产业链在扩张,而要素资本和人力资本产业链在收缩。这次全球化经济效率革命,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也带来了新的问题。


这段时间,美国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因为受到中国廉价商品的冲击,资产价格萎靡不振,国内因为金融产业和科技产业扩张带来的经济增长,和整体的资产价格出现了背离。货币主义因为是一门无脑经济学,所以它无法判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问题。主导美国经济决策的货币学派信徒,根据自己的理论,认为,这是一个货币现象,资产价格下跌,是因为货币扩张的不够。


做出这样的判断和决策之后,美联储的开始用货币手段,修复美国的经济,进行了长达十多年的近乎零利率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但是这一次,令格林斯潘们错愕的是,货币手段失灵了。任凭美联储怎么进行货币扩张,美国的资产价格就是热不起来。


但是血泵出去了,这些血液,就得自己去找出路。华尔街的投行们,充当了给这些血找出路的大脑,投行的客户经理,找到腿跟腿说,你要不要走两步,走完再跑个一万米;找到胳膊跟胳膊说,你引体向上做的不错,要不要多加一组俯卧撑。让经济组织的一部分,去充当另一部分经济组织的大脑,这个做法太奇怪了。


结果就是,贪婪的华尔街的投行们,为了利润,不折手段,造出来了一大堆的低效率经济活动,和一整个的庞氏骗局。在这个庞氏骗局玩不下去的时候,就爆发了金融危机。货币主义弄到这一步,算是理论上破产了。但是向来憎恶政府的货币学派信徒,经济崩溃,到擦屁股的时候,却找到了政府来背锅接盘。


美国政府,因为在经济决策上,长期充当美联储的傀儡,它本身并不具备充当经济大脑的职能和能力,它早就萎缩成杏仁大小,脑袋里面装的全是水。这是一种考拉型政府。考拉的脑袋,也是这样,除了一个杏仁大小的脑仁,整个脑壳里面,装的全是水。


白宫里面的考拉们,并不能真正的对整个美国经济决策,起到什么大作用。当了美联储和华尔街的接盘侠之后,虽然被推上了应对经济危机的前台,但是背后主导经济决策的,仍然是美联储那帮货币主义信徒。他们变的更狡猾了,躲在白宫这个大考拉背后,继续玩他们的庞氏骗局,用直升机撒钱式的量化宽松,继续进行货币扩张。


美国经济,因为货币主义无脑经济学而导致了金融危机,病倒了之后,用来治病的药,还是继续沿用让其致病的货币主义不良手段。二娃吃了几个煤球,肚子疼的打滚,送到医院,医生看了看,跟二娃说,你这病能治,吃了我给你开的药就不疼了。二娃一看,方子上写着,请再吃更多的煤球。美国经济,就是这个二娃,美联储就是这个可怕的医生。至于白宫的那帮人,他们只是受美联储和华尔街操纵的满脑子水的考拉,对经济决策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旁氏骗局,一直持续下去,不仅会把美国经济推入更无药可救的深渊,还会进一步,把美元变成毒资产。美元变成毒资产之后,又会进一步摧毁以美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全球经济。只要美联储还在信奉货币主义这一套无脑经济学理论,那么这个下场是无可避免的。它不仅是美国经济的灾难,也是美元的灾难,更会给全球经济,带来金融灾害。


美元要重建信用,打破这个庞氏骗局,必须得彻底告别货币主义这种无脑经济学,必须要获得一个发展经济的新大脑,重建整个国民经济,而不能再受美联储的操纵。这就意味着,蓝血们红脖子们,要从犹太人手里夺权,打倒美联储和华尔街,拯救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所一手建立起来的国家。这会是一场比南北战争更严酷的内战,但是目前看,蓝血们在摇摆,红脖子们实力太弱,又根本不是犹太人的对手。


红脖子们可以不告别弗里德曼,但是其他国家,其他民族,可不管这些,他们都要纷纷告别弗里德曼,告别美元这种未来的毒资产了。尤其是,告别这种别有用心兜售给全世界的无脑经济学。货币主义无脑经济学,就是犹太人为了方便对全世界进行金融统治和掠夺,而特地发明的一种工具。把全世界的国家都变成无脑考拉,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二、收保护费的逻辑


一个以政府信用为锚的法定货币,它本身毫无内在价值,它的价值就在于政府信用的延伸。但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用债务偿还债务,已经算是实质上的违约了,这对政府信用的伤害非常大。为什么一个技术上已经破产的政府,它的货币理论上也成了名誉扫地的毒资产,却没有遭到挤兑和清算呢,因为要清算美元的历史时机还未到。


债务违约,使得被肉麻吹捧的契约精神,维系政府信用的君子信用破产了。但是基于军事霸权的流氓信用,还没有破产。这就决定了,对美元的金融清算,要晚于军事清算。所以,美元尽管声名狼藉,但在美国还没有被军事清算之前,美元还不会受到彻底的金融清算。


武大郎在街上支了个摊子卖烧饼,街上来收保护费的恶霸,接踵而至,牛二来了,镇关西来了,蒋门神也来了。武大郎要以同样的代价,获得最高限度的安全,那么他显然会把保护费交给最能打的那一个。他不会交给牛二,因为牛二功夫不行,一下子就会被人打死。也不会把钱交给镇关西,他也顶多只能挨三下。他会把保护费交给蒋门神,因为在这几个无赖里面,他最能打。


金融危机之前的美国,就好比一个信奉契约精神的蒋门神,从来不赖账。后来,蒋门神没钱还债,开始耍横,我就要违约,你们拿我怎么办,整条街上,你们还不是以后照样姓蒋,保护费还得照常交。蒋门神,虽然信用破产了,但是整条街上的武大郎,都敢怒不敢言,都还只好继续交保护费给蒋门神。这个原形毕露,蛮不讲理的蒋门神,就是金融危机后的美国。


在武松到来之前,这条街上,还只能继续姓蒋。美国经济,如果再次爆发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它还是会向全球转嫁金融风险和灾害,根本不会有丝毫的顾忌和仁慈,负利率,加大量化宽松力度,什么招都会用。 怎么才能规避这种风险呢,所有的武大郎们抱团,组成联盟,大家都不交保护费,用技术手段在经济上去美元化,量他蒋门神也不敢把一条街上的人都打死。另一个办法,就是等待武松来收拾蒋门神,对蒋门神进行军事清算。


美国要防止被其他国家进行军事清算,那么就得在军事上维持和其他国家的代差优势。要保持代差优势,就需要升级军备,升级军备,又得需要大把大把的钱。美国已经没钱了,怎么再进行军备升级呢。经济衰落,和军事衰落之间,有一个时滞周期。并不是说,美国可以一直这样躺在军事霸权上,骗吃骗喝金融饭。这个时滞周期结束,那么等待美国的,就是军事和金融的双重清算。等这个军事上的代差优势消失了,武松就会到来。


这里面有一个变数,很可能会改变世界格局的变数,那就是来自美国内部,受掠夺的大多数人对少数人组成的利益集团的利益清算。这次运动如果爆发,其强烈程度,足以撕烂美国。美国并非铁板一块,它是一个由意识形态支撑的拼盘国家,这个叫做美国梦的意识形态破灭,它所带来的摧毁力量,远比恐怖袭击要严重的多。等美国人民齐声高呼要吃粮找闯王之时,他们的李闯王也就会像超人一样的披着斗篷从天而降。


美元的兴起,是美国强权帝国兴起的产物,说明主权是货币的因。主权兴,货币兴,主权弱,货币弱。从人类的文明,人类的经济活动的历史看,一个货币的诞生,和它的消亡,都有内在的规律。


三、货币的进化史:石头、金属、主权、信用和安全


最初的货币,是精致打磨的石头,是羽毛,兽皮,贝壳,珠串等等。随着人类冶炼技术的进步,货币进化成了金属货币。在金属货币时代,金银又成了金属货币之王。随着经济的发展,作为纯粹信用工具的纸币又被发明出来了。


人类一开始,靠采集狩猎为生,这种经济活动,跟羊吃草,狮子吃羊,本质上区别不大,还保持着强烈的原生态生物链碳循环的特征。这时候,自然是不需要货币的。就像羊和狮子,不需要货币一样。


人类学会了使用火,发明了独立于生物碳循环之外的以能源驱动的第二套负熵循环,这时候,一些大自然中本来不存在的器物出现了,是人类制造了它们。驯化动物,培育植物,发展农耕业和手工业,人类的经济活动,越来越复杂,分工越来越细化。一个部落,已经不可能再独立完成所有的生产。那么不同的部落之间,就只能进行交换。


分工和交换活动,催生出来了货币。最开始的交换,是以货易货,人类并没有货币的概念,随着交换活动,越来越复杂,作为信用工具的货币,就产生了。信用工具的意义是什么呢,它的内涵是债务,持有它的人,坚信这个债权能够再次够兑换成商品。


怎么保证这个信用不被破坏呢,这就要求充当货币的物品,要稀缺,不易被复制。铜比铁稀缺,所铜比铁币值高,银比铜稀缺,所以等量的银比铜币值高,金又比银稀缺,所以黄金一度被人们奉为货币之王。为什么黄金会这么稀缺呢,因为金属都是巨大天体核聚变的产物,在核聚变中,要合成黄金,所要消耗的能量,远远大于其他金属。黄金储备的负熵最高,所以它的价值也最高。


有比黄金更值钱的东西吗,随着人类文明的进一步发展,人类要合成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繁荣帝国,这里面好消耗的负熵,对于人类和他们的文明而言,它储备的文明负熵,价值上超过了黄金。这是以国家信用为储备所发行的信用货币,能够产生的根本原因。帝国的秩序,成了比黄金更有价值的储备,人类的大主权,国家信用,威严上超过了作为自然主权的黄金。


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人类的经济活动进入了全球化时代,经济规模的扩张,已经远远超出了黄金开采量的增加。人类的货币,已经无法再以黄金为储备,以一个全球帝国做储备来发行货币,是人类经济全球化和持续扩张的必然产物。美元,把黄金彻底的抛进了货币史的垃圾桶。


所有的人都认为,美元作为一个主权货币,充当全球基础货币,这会造成内在的缺陷,这个缺陷就是特里芬难题,美元要支撑全球经济扩张,就必须得出现贸易赤字才能把美元流动性向全球输出。而一旦美国贸易出现了严重赤字,那么人们就会质疑美元的信用。一次次的美元危机,昭示着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特里芬难题的本质是什么呢,因为人类文明,在媒介技术和经济活动上完成了全球化和一体化,但是,人类在文化和政治上,却远远没有完成全球化和一体化进程。简单的说,要消除特里芬难题,需要一个可以在文化,政治上,统一整个地球的大帝国。但是美国显然做不到这一点,尽管它也很努力,并尝试这样去做。


人类文化和政治上的一体化,远远滞后于人类媒介技术,经济活动的全球化和一体化,这就是美元危机,和特里芬难题所描述的那个内在缺陷之所以产生的深层原因。这个问题,不出在经济层,更不出在金融层,而是出在更深层的文化层和政治层。


把文化和政治上的碎片化,孤岛化,千片高原化,冠冕堂皇的称之为多元化,这并符合人类文明进化的内在大趋势。人类最终,必然的要走向文化,政治上的全球化和一体化。因为不同的文化,就会产生不同的政治,不同的政治,就会产生不同的主权。只要还有主权存在,那么人类的货币,就无法形成统一,汇率风险就会一直存在。


为什么美国无法在文化上统一地球呢,因为美国这种脱胎于黑暗天主教的清教徒文化,是一种低级文化,低级文化,统治高级文化,只能是走破坏和感染的路线。和病毒感染人体的原理是一样的。真正的人类文化统一,是身体的免疫系统,战胜所有的病毒,并把所有的被感染的人类成员都治好。


科学,只是一种为经济活动服务的工具,它本身并不具备文化属性,它是中立的东西。所以文化层面的问题,无法用科学来解决,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科学问题。老有人说,你用着美国人发明的电脑,为什么要鄙视美国的文化呢,这种幼稚的想法,是头脑简单造成的。


照这么说,学螳螂拳,就要把螳螂当神拜,学猴拳,就要把自己变成猴了。当初西方人用中国发明的大炮来揍中国人,好像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吧。这类人,都是被低级文化感染的肉鸡,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器物,从无中来,又将归于无,有用就拿来用,没用就赶紧扔,万物皆有备于我,应该是人统御器物才对,而不是人去崇拜器物。


人类在文化,政治上,还不能形成一体化之前,永久的和平,在理论上就不可能。不同的文化之间,就像不同的病毒一样,互相感染和攻击,都想把对方变成自己的肉鸡,变成自己的宿主。文化战争,比经济战争,和军事战争,影响深远的多的多,也更可怕的多的多。一个民族,被文化病毒感染了,它就会成百年成千年的,彻底忘记自己到底是谁,变成宿主民族。大多数的基督教国家,佛教国家,伊斯兰教国家,他们其实都是宿主民族,他们本来并不是这样的,而是后来被感染成了这样。


消灭所有的文化病毒,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共同体,身心健全了,然后才能谈在文化上统一人类,进而是政治上统一人类。政治上统一了,地球上就会形成统一政府,那么地球上的经济全球化,就会形成统一的大脑,形成统一的心脏,全球央行。这样的全球化,才是真正的人类经济一体化的最终进化目的地。


把全球化,当成一个有生命的生物体的话,它现在是很痛苦的。它刚产生了自己的心脏,一个版本很低的全球央行,美联储。但是它的大脑,全球政府,还没有形成。很多需要大脑来处理的问题,都要由心脏越俎代庖来处理。这样的全球化,不要说历史会终结于这个版本人类实现终极大和谐了,如果不再进行升级,人类可能会消亡于这个版本。心脑分裂,是人类全球化不成熟的体现,它还要继续生长和进化。


在下一个人类百年,有可能会完成文化和政治上的统一,快的话,应该不用这么久,也可能是几十年的事。现在这件事,还缺乏可操作可执行的理论,目前的这些什么破烂多元化,宗教和解,简直就是乱七八糟的秽物反刍。人类宗教的和解,在于宗教的消亡。文化的和解,在于文化的统一。永久和平的安全体系,在于全球帝国的形成。


美国,并不是这样的全球帝国,它只是一个罗马式的强盗小分队,又加上犹太人金融投机黄鼠狼小分队组成的蛮夷帝国。它注定在道德上,就不是一个想让所有人类都过上好日子的,文化基因低下的全球性奴隶制国家。这样的文化基因,注定它无法进化出来全球大脑。瘤子长再大,也不可能变成人。


四、人民币国际化的四大战役


当前,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的最高形式,表现为货币的竞争和金融的竞争。人民币国际化,怎么形容它的重要性都不为过。它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制高点,也是最高目标,也是中国经济最终成功的标志。金融统治,是人类社会全球化的基本统治形势。人类的战争,已经从炮弹互射,进化成了金融战争。


人民币要开放资本账户,打开城门走出去,第一步绕不过去的,就是中国的国家资本要和犹太资本展开一场规模浩大的大对决。按照中国人的军事思维的传统,不打没把握的仗,所以,在中国的国家资本有信心和手段碾压犹太资本之前,中国还不会全面开放资本账户。这个开放,应该会是一个渐进式的,试探式的,等到中国国家资本的威慑力强大到,让犹太资本不敢再进行投机冒险的时候,也就是中国资本账户全面开放的那一天。


这是人民币国家化的第一场大战役。犹太人的金融战争,从历史记录上看,可谓战功彪炳,鲜有对手。一战后用金融投机摧毁德国经济,它们得手了。后来被希特勒反攻,它们跑到美国,用金融资本控制了美国,它们又得手了。二战结束后的重建,它们又用金融资本控制了欧洲。日本经济危机,它们也得手了,日本人还为此写了一本书《金融战败》。攻击东南亚,俄罗斯,它们也都得手了。把整个美国,从内部掏空,它们也成功了。


中国的国家资本,和犹太资本,之前的交手记录看,犹太资本,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香港狙击战,算是犹太人鲜有失手的时候。前几个月,以美元加息为契机,大举做空中国,这次交手算是互有胜负。中国的损失在A股上面,苦了股民。犹太资本的损失在于人民币头寸上面。他们的损失,要大于股民们在A股的损失。


投机,是犹太人的种族本能,他们闻到金钱的味道,就会扑上去。就像中国人到哪里住下来,都喜欢种菜一样,这都是种族本能,几千年进化出来的东西,是改不掉的。要让犹太人停止投机,除非在肉体上消灭他们,这是希特勒的结论。后面看,还有一种可能,在金融市场上,以投机来挫败他们的投机,也可以让犹太人停止投机。中国的国家资本,是以战争思维来打金融战,犹太人的投机思维,是以金融思维和手段来打金融战。犹太人,并不太能理解这种以军事思维和手段来打金融战的理念。


迈过犹太资本这一关,人民币就可以实现全面自由兑换。战场就会转移到初级产品,衍生品市场,证券市场。和美元争夺大宗商品定价权,把人民币变成全球性的计价货币。一等中国全面开放资本账户,衍生品市场,证券市场,会获得跳跃式的发展,金融人才,将会迎来空前的大机遇,中国的期货交易所的目标,是要争夺全球定价中心的地位。中国的证券交易所,要争夺全球资产的定价权,包括人民币资产的全球定价权,和非人民币资产的全球人民币定价权。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二场大战役。


人民币夺取定价权之后,接下来就会在结算货币竞争上,把美元挤出去。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三场战役。这需要中国的金融体系,国有大银行们,全面提升金融能力,来支撑这样的全球贸易清算系统。银行在这一波大形势中,要赚大钱了。当前,人民币已经放弃了盯住美元,改为盯住一篮子货币来形成人们的汇率,这是一个长远的战略,人民币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首先在利率形成机制上,就要降低汇率上的波动风险。人民币未来的汇率走势,长周期的稳健是第一位的,短周期双向大幅波动反复来回打击和扫荡投机资金,这是第二位的。这便是人民币汇率未来的基本格局。


打完前面的三场战役,最后一战,人民币国际化的第四场战役,是要成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在储备货币份额中,超过50%的比例。人民币夺取铸币权,这相当于渡江战役,把红旗插上总统府。这一战打完,基本上,局势大定,后面清理掉敌军残余势力,还有一些投机土匪,人民币就可以坐稳大位了。


目前的SDR货币入篮,对人民币是件好事,它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暖场曲。但它的本质,依然是美元强权控制下的旧秩序。这显然不是人民币最终的去处,旧秩序完全无法满足人民币的抱负,人民币的抱负,在于打破旧世界,自己建立一个新世界。人民币入篮,本质上就是大国之间的权利交易。并不能给当前这个已经病入膏肓的国际货币体系,带来根本的改变和重生。


入篮,只是人民币国际化,全局中的一小步,开城门出去攻城略地之前,得先造势,先解决当前面临的企业结算汇率风险的现实问题。在新旧两个世界完成交替之前,除了在旧秩序里,获得更多的权利之外,还要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在国际贸易上去美元化。在经济发展中,也会去美元杠杆,逐步有序的开始对美元毒资产,进行前瞻性管理。在新世界到来之前,释放美元毒资产,是一个长期而又复杂的过程。超主权货币,只是一个过渡,并不能真正一劳永逸的解决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问题。


SDR,是美元的家庭小派对,美元是家长,欧元是二当家的,二当家听老大的话,但是心里又有些小九九。日元和英镑,则是桌子底下啃骨头的两条犬,它们的作用是帮老大看家护院,尤其是英镑要盯住老二欧元别耍花样。同样作为犬型货币,英镑的待遇,又比日元高多了。美元一有烦心事,就会用脚猛踢桌子下面的日元这条狗来发泄。华尔街的交易员,只要市场风险上升,他们马上就会吃饭睡觉打豆豆,把市场风险,转嫁为日元升值损害日本经济的风险,日元就是豆豆。


汇率波动令人厌恶,因为它意味着风险。全世界都屏气凝神的伸长脖子盯着美联储议息会议,来为经济决策来制定方向,这也十分令人厌恶,因为这意味着很大的风险。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虽然让全球经济受益,但是它所带来的风险和金融灾害损失,不比它带来的利益少。全球经济,在呼吁一个稳定的金融秩序,和一个更可持续的全球化体系,这是人民币的历史机遇,也更是挑战。


五、这件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人民币全球化,重建全球经济的大脑和心脏,使经济全球化,进入稳健有序可持续的新世界和新阶段。这件事,所带来的好处,怎么赞美它都不过分。等人民币打赢了四场战役,中国人,享受主权红利的时代就会到来了。不管你为国家做了什么,到了那一天,国家会为你做的更多,这便是主权红利。


首先,中国人在国内的人民币资产,不会再因为美元潮汐造成的金融灾害的冲击而蒙受损失。国民经济的运行,也会更可控,风险更低,不管是做企业的经营者,还是上班族,汇率风险解除,它对经济活动中的不同层面的微观主体来说,都是一件具有普惠意义的事。安全,是一个极其值钱的事物。


其次,中国人的购买力可能会凭空倍增,因为人民币成为强势货币后,人民币资产的购买力,相对其他货币,会升值很多。以前去发达国家买东西,感觉买什么都贵,以后就是去其他国家消费,感觉买什么都便宜。因为你持有的是人民币资产,所以你的购买力,因为人民币的升值而增加。并且,由于铸币税的权益,中国可以凭空用纸币换一堆的商品回来,社会总供给增加,物价会下跌,中国人的购买力,也相当于间接的大幅提升了。


第三,中国人去全球各地,都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出国旅游和留学,不用换汇了。不仅中国人使用人民币,外国人也使用人民币,人民币在全球使用水平大幅提升。从这点讲,人民币国际化,就是把使用人民币的人搞的多多的,让使用其他货币的人,搞的少少的。它带来的不仅是便捷,更是地位的上升。走到哪里,因为人民币,因为长着一张中国人的面孔,那里的人们都会更加尊重你。


对于热爱发财和工商业经营的人来说,以及对于热爱财经冲浪和勇闯世界的人来说,以上还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民币国际化,将开启一个全球资产大规模重新配置的百年级别的大机会和大趋势。随着全球范围内,消化美元毒资产的过程,人民币以强势货币,去收购廉价而优质的美元资产的时代到来了。财富增加的本质,就在于从财富的再分配成为获益者。这次财富的大转移,和再分配,将会缔造出来无穷多的大富豪。


通道全球化打开,资本流动全球化打开,有钱要投资的,可以进行资产全球配置。需要融资的,也可以把自己的产品服务和股权证券进行全球发行和承销。一下子,生意机会扩张了很多很多倍。除了中国的国家资本之外,中国可能还会因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机遇,产生一大批的金融铁骑,这群人,会取代华尔街的那些人,在全球资本市场,呼风唤雨。


在2000年左右,先富起来的那批人,很多人移民到了其他国家,财富也转移了过去,错失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经济红利。同样那时候的一千万,移民到了美国,财富可能还是一千万量级。而用那时候的一千万,光买一线城市的房子屯着,都能增长到上亿的级别。更不要说,通过经营企业实现财富指数增长的那些城市精英了。


最近这几年移民出去的人,他们可能会错过人民币国际化而带来的主权红利。人民币国际化完成之后,人民币资产的购买力,可以坐着升值,非人民币资产,比如美元这样的毒资产,会严重贬值。当前看多美元资产,是鼠目寸光的小聪明。等他们发现错失主权红利的时候,怕是要后悔莫及。


货币是主权的延伸,它表现在现实利益上,就是主权红利。因为强大的主权为世界提供了秩序,信用,安全,所以就可以享有铸币税这个权利,这是对等的交易。主权越强,货币越强,货币越强,主权红利的购买力溢价越高。它不仅会带来现实中有形的溢价,还会带来许多无形的溢价。


人民币怎么才能避免走美元心脑分裂的老路,为全球化重建全球脑和全球心呢,这需要对整个世界,进行顶层设计,需要卓越非凡的智慧和技术实现手段。英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是全球化的幼儿阶段,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是少年阶段,它远没有发育成熟,所以出现了各种不良的缺陷。中国要主导的全球化,将会是一个全面成熟的全球化。人类文明,也将步入它的成年阶段。


设计全球大脑,从罗斯福关于联合国的构想开始到现在为止,美国人的实践,是失败的。联合国这个脑,有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根本就不具有全球大脑的功能。设计全球大脑,就要废除既有的联合国框架,重新设计一套新大脑。


美国人的失败,有政治上的失败,也有文化上的失败,他们的政治基因,和文化基因,都是没教养的蛮族的那一套。说西方人懂政治,跟说猪会飞一样笑话人,他们把古希腊那些原始人的思想,当成是政治的最高范式,没见过世面,没品位,比没文化还吓人。


为新版的全球化,设计一套全球大脑系统,这套系统,应该从更底层的文化层开始设计,文化层设计好了,然后再对政治层进行设计。没有文化支撑的全球政治,就跟现在的充满政治正确谎言的多元化一样,成天人弹炸不休,这样的政治全球化不安全,不长久,不可控,不稳定。人类要想不被核弹灭绝,并能继续繁衍和发展下去,就得进行全球性的文化革命。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共同体,生存和繁衍,是第一正义和第一公理。生活安定和幸福,是第二正义和第二公理。在全球化时代,合作和效率是第三正义和第三公理。所有违反这三条公理的反自然反现实反人类的主义,理论,价值观,装神弄鬼满嘴跑火车的宗教,都应该让他们消亡。


美国人之所以失败,在于它几乎同时违背了这三条公理,他们把清教徒那些没头没脑的反自然反现实反人类的思想,当成了人类文明的公理。所以他们的失败是必然的。秩序,信用,安全,还在推动人类文明向前进化,美国人的帝国版图,已经失去了秩序,失去了信用,即将也会失去安全。只有能够为人类提供秩序,信用和安全的国家,才能领导人类继续繁衍下去。


人类的文明史,是一部血与火的历史,人类的经济史,也是一部血与火的历史,人类的文化史,同样也充满了血与火。不同的文化,永不停休的在感染和侵略其他文化。文化驱动了政治,政治驱动了经济,经济又驱动了金融。当媒介技术和金融之血,把全人类都连成一体的时候,这个碰撞过程,即将宣告结束。一体化,意味着人类文明,将从星际尘埃,抟聚成星体。这个初生的星体,还没有从内部安定下来,还在不停的四处迸射着岩浆与火焰。


要让小蓝星,和蓝星人,变得温柔和文雅,不被核灭绝,还可以继续繁衍下去,得首先让他们学会安静。要让他们学会安静,就得要拔掉驱动他们并使他们狂热的发条,那些感染了他们的文化病毒。这是一个比人民币国际化,更浩大的工程和事业。人民币国际化,会打开这些宿主民族的城门,紧接着,也将打开教化之门。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