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ji630203525700水上人

 
 
 

日志

 
 
关于我

平平安安才是真,快快乐乐最幸福,知足常乐心情好,知书达礼已满足,笑看人生留念啥,都是过眼烟云雾,紧跟时代向前看,学习学习再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呼格案:司法机关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自己脸?  

2016-02-04 16:2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安君:小年当天,法治圈发生了三件事,都值得一记。中政委通报干预司法的7起案例,呼格案相关办案人员追责结果公布,陈满案在22年后沉冤得雪。褒贬参差,悲喜交织。正如当下复杂的中国。

昨天,我没有谈呼格案。稿子写好了,没发。为什么?因为我不会为《杀错你儿子了,我自罚三杯你随意》等文章点赞。在情绪永远比说理更容易赢得掌声的氛围下,持不同观点的长安君,为了躲避舆论锋芒,昨天选择了沉默。

但今天,看到后台有读者问“昨晚为何不谈谈呼格案?”我很为自己的怯懦自责:不违心,说真话,应该是第一底线,不是吗?于是,长安君决定把文章补充一下,今天发出来。小伙伴们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我相信,有争论,总比“一种声音一统舆论场”强。

如果你觉得看文太麻烦,长安君可以把核心观点概括为两句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的确,每朵雪花都应愧对雪崩。但让一朵雪花为整场雪崩负全责,甚至有人喊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就公平吗?也未必。

“呼格吉勒图案”一直在被广大媒体和普通百姓紧密关注,从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再审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以来,政法机关和相关部门就开始着手追究相关办案人员的责任了。

经过一年多的调查,结果已在前天夜里公布:

对呼格案负有责任的27人被追责,其中有10人记大过,5人记过,另有“党内”处分——14人“党内严重警告”、4人“党内警告”。时任呼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呼格案专案组组长、被视为该案制造者的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

刚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和网友们普遍的观点一样:轻了!一条人命枉死了,大部分当年的办案者只受党内行政处分?心情只能概括为7个字——

呼格案:司法机关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自己脸?

呼格吉勒图,从照片看,一个多风华正茂的少年。如果时光可以倒回,呼格肯定不愿回到1996年4月。

那 是这起冤案的起点:20年前的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毛纺厂年仅18周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凶手。案发仅仅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 死刑,并立即执行(又称4·0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2005年,被媒体称为“杀人恶魔”的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杀人案就 是4·0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

“真凶”落网,冤者浮现。

呼格案:司法机关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自己脸?

呼格被执行死刑到现在,已经有18个年头,呼格的父母经过了9年多的努力和奔走,儿子终于在2014年被宣告无罪。在这过程中,呼格的父母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和心酸,才终于能看到儿子被平反昭雪?这种压力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还有新闻媒体的参与,还有所有人的“围观”与推动。正是这些水滴石穿的坚持、力透纸背的力量,倒逼着司法体制不断往前走。可以说,呼格案被平反,真是一场合力。

这个合力里,不包括法治本身的进步吗?摸着良心说,也包括。

中国人“都懂的”是:一个20多年前的冤案,如果要纠正,是多费力不讨好的一件事。它至少要经过:再审-宣判-国家赔偿-追责。2014年11月20日,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程序。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再审判决宣告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12月19日,内蒙古公、检、法等部门启动呼格吉勒图案的追责调查程序。12月30日,内蒙古高院依法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呼格的父母国家赔偿金共计205万余元

对司法机关来说,每一步都在响亮地打自己脸。要是他们铁了心地把头埋在沙子里当鸵鸟,“舆论鞭子抽万遍,我待冤案如未见”,咱们又能奈他何?反正按照经验,舆论的刀剑几天就过去了,老百姓又去关注下架的《太子妃》又上架了……

但是,他们选择了认错,没让呼格继续蒙冤。而且,十八大以后平反了这么多的冤案,呼格案终于开始将追责付诸行动。仅就这个选择,我点赞。

对,我当然知道该怎么迎合舆论。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作出“有错必纠”选择的人或机构,因为当了“出头鸟”而遭受舆论的口诛笔伐,以后他们得出的结论会是:我擦,以后别平反了,装聋作哑反正不会有人知道。以后,还可能有呼格,我不希望他们因为这个理由,而永远含冤长眠。

呼格案:司法机关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自己脸?

呼格的父母为儿子“洗冤”奔走了9年

但是,对内蒙古方面负责追责的机构,我也有一些话不吐不快:

今天新闻已播出,内蒙古政法委表示,追责“是由公检法三机关按照程序各自进行的。另外,厅级干部和呼和浩特市的处级干部,都是经过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和呼和浩特市纪委处理的。”

追责究竟是谁在负责?说实话我并不关心。我关心的是:追责调查的过程和结论是不是应该更透明?这个追责结果是不是终点?

所以,我对他们有两句话想说:

第一句,追责必须严格依法进行,处理得有依据,而且要公开。呼 格案追责结果,究竟轻不轻?凭你我的观感都靠不住,要凭法律和证据。尽管“掏鸟都判刑,凭啥错杀人的不判刑”这种类比,很解气,但有理性的人都知道,两个 案子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这27个人当年造成呼格冤案,是故意刑讯逼供的假案,还是过失造成的错案?在追责上依法也应当有区别的。他们当时做了什么、起到 什么作用、是否有主观故意?都是追责合理与否的最关键判断因素。

可惜,这些至今付之阙如。没有这些,相当于不给你和老百姓一个对话的基础。我相信,相关机构作出这样的决定,多少是有依据的,相关单位有依据,但是依据不公开,就不怪大家怀疑你“包庇偏袒”。以前的追责,有些也不会介绍得很详细,但时代变了。这就倒逼相关司法部门,信息公开必须给力,只要坦荡,终会有人理解。

第二句,“党纪”处分不应该是终点,法律追究要跟上。大家普遍对这次公布的追责结果不满意,一大理由是目前的追责,更像是“犯了国法,给了家规”。后续还要不要由《刑法》等追究?这是大家特别关心的问题。正如违纪违法的官员往往是先被“双规”,再“双开”,再移送司法机关追究行政、民事、刑事责任一样。如果相关办案人员在办理呼格案时,确实涉嫌刑讯逼供、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犯罪,就要动用法律的武器,不能缺位。

昨 天,中央政法委公布了7起干预司法的典型案例。倒让我感触良多:干预司法的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如果这27个人曾涉嫌用非法手段、故意地造成呼 格冤假错案,想必中央更无动力包庇。该按什么法律处置,清清楚楚。现任市委书记、公安局长都可以被“拿下”,升职了、退休了、调离了,更不该也不会是“免 罪牌”。

呼格案:司法机关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自己脸?

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已被依法立案处理

最后,对那27个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观点,我也有几句话想说。

那27个人究竟该领什么惩罚?是惩罚越重越好吗?抱歉,我不同意这个思路。对追责,普通人看的是结果,有人希望结果“解恨”,满足情感需要,抓几个、判几个、开除几个,至于是谁,至于为什么,其实是不管的。但处罚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是为了公平公正。那么,处罚谁,因为什么证据、处罚到什么程度,都是要按法律来的。如果27名办案人员真的涉嫌刑讯逼供、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也要有初步证据来证明,然后再开展侦查。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过程,而仅仅凭着舆论和网友们的一腔热血,就对27人“从重从快”定罪的话,很可能会为了追究冤假错案的责任,而又制造了新的冤假错案。呼格案被纠正,无人否认是法治精神的进步。如果用“血馒头”来迎合部分民粹,很遗憾,那是法治精神的倒退。

第二句话,“每朵雪花都应愧对雪崩”,但呼格案发生的历史背景,那场雪崩同样值得深思:20年前,如果有先进准确的DNA鉴定技术,DNA鉴定不一致,呼格就可能不会被错判;如果当时没有三次“严打”的历史背景,办案人员也许不会急于破案而造成冤假错案……这些历史错误荒谬吗?很荒谬。可笑吗?很可笑。但我们就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今天我们理所当然认为对的事情,是历史教训一点点教会我们的。我们背负着这样的影子,才走到今天。

对那场雪崩,每朵具体的雪花也要承担责任。如果他们在办理呼格案时,故意违法犯罪,有法律等着;但是如果错案并非办案人员恶意串通、故意为之,而是由于技术水平有限,或者能力有限、过失导致的,那么是让一朵雪花为整场雪崩负全责,公平吗?抱歉,我同样不觉得公平。

呼格案:司法机关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打自己脸?

呼格父亲拿着呼格案的《再审决定书》

不认同,不代表不理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27个人与绝大多数人素昧平生,我们希望他们能得到更重的追究,说到底,是长期积累的不满的一种宣泄。试想,如果司法公信力再高些,或许大家就不会那么执念,非要在呼格案的追责上那么“抱团取暖”。我们希望永远不再有第二个呼格,但一个残酷却必须正视的现实:抛却主观上的“有意炮制”,只要人的认知局限还存在,冤假错案就不会消亡。好在在这个时代,一些观念形成了,一些步子迈出了,就不会被允许倒退。希望所有的呼格,都能沉冤昭雪,希望所有的追责,都能问心无愧。

我想说的,就是这么多。

大家晚安。

后记:

今日再谈呼格案,也许晚了一天,也许不是后台点题的读者期望看到的,也许我的观点让亲爱的粉丝们失望了。但长安君仍然坚持,说真话是第一底线。

昨 天刷爆朋友圈的“罚酒三杯”一文用的是比喻,拼的是文采,不是论事实。长安君不想也不敢在这些重大的事上争口舌,比文采。而且,情怀永远比法律更占有传播 优势。但每逢民意在网上席卷而下,总会有人站在舆论场的阴影下成为牺牲品。当年的呼格,也是因为在“严打”的大舆论背景下,成为了阴影里的牺牲品。社会在 进步,文明在发展,其中的一个指标就是,让所有人各安其位,不做任何人、任何事件的牺牲品。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